唉呀最近跟柏克萊的學生走近了,有樣學樣一下好了。


現在是2008年1月1日,凌晨4點半。
剛跨完年回來,卻有點茫然失落外加罪惡感。

最原先的計畫是念書跨年,後來改成陪大黑上台北跨年,
接著新竹男人們看電影跨年。

投名狀真的挺不錯看的,十分沉重的戲,很久沒有這樣哭過了。
不過礙於在電影院,還是不能太囂張地哭。 :P

接著買了東山鴨頭去護城河旁邊吃邊聊天,默默等待新年的到來。
一起與新竹市的人們到數,於是開始想下一步的續攤。
打了許多電話,順便聯絡些很久不見的朋友,關心一下沒能跨年的研究牲。

後來就是去Teru家打牌了。


跨年完那個順間其實還滿歡樂的,或許是受到週遭氛圍的影響。
可過沒多久又鬱悶了起來。

早知道還是該念書跨年的,這樣過了一晚,罪惡感油然而生,
更況且,沒有那個心情完全放鬆,無法真正地享受樂趣。
也或許是新竹市有著一堆小毛頭,默默覺得自己不再是那個年紀了。


平日小打混倒也沒這麼悶。
前些日子的聖誕爺也過得挺歡樂的。

是日子逼近了,還是違背了原有計劃的良心不安!?


Whatever,就利用這股罪惡感為動力,再撐下去念書吧!


新年快樂。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