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編自田納西.威廉斯的This Property Is Condemned,是部翻譯劇本。


戲裡只有唯二兩個角色,威利與湯姆。

威利是個擁有男孩名字的早熟女孩,從小生長在中下階層但一切是富裕而快樂。
家中經營的旅館主要客戶是鐵路工人們,而威利的姐姐翩舞於眾人之中,
悠游於男人群中的應對方式深植於年紀上小的心靈中。
然而一切如戲劇般驟變,但卻又現實地以悲劇收尾。
姊姊死去的那一刻,並沒有眾多情人們圍繞,也沒有俏然響起的小提琴聲。
前進的方向就這麼改寫,殘酷如現實只能留在不堪使用的房屋內,
日復一日走上停用已生鏽的鐵軌,然後與湯姆相遇了。

湯姆是個家境良好的孩子,某日逃學到鐵軌旁放風箏,遇見了威利。
相差了兩年,同樣是就讀於五年甲班,帶班的也是同位班導,
冥冥中的緣份似乎訴說著注定發生些什麼,湯姆單刀直入地拋出問題,
迫使威利無法隱藏欲掩蓋的記憶,於是墜入。


同樣地,寫了這麼多,懶得細部描寫了。 XD
就用往常的重點式記法吧! :P


+ 一日情人。
兩人的相遇像是扮演著一日情人的角色,對彼此敞開心扉,分享許多私密故事。
而湯姆不如大部份貪戀威利肉體的男人們,於是可以放心地講給他聽,
忍不住地想要告訴他更多更多。
倒數第三幕,威利前往鐵道車旁,擺上了她最愛的洋娃娃,從此揚長而去。
我想這是一種紀念吧。
雖然爾後兩人不再相遇,但在兩人的腦海中,留有一個美好而確實的証據。


+ 一開始威利在鐵道說的話我也震懾。
「不要幫我,這條路我只能自己一個人走完。」
於是又開始採著破舊的皮鞋站在鐵軌上走著走著,想著要是能突破紀錄的話,
說不定會有什麼美好的奇績發生。

+ 每個人一開始都像是一張全新的白紙,在生命的過程中,不斷地研磨淬鍊、
邊邊角角被蝕刻掉,然後或許經過拋光,閃耀動人的色彩。
但經過歲月的痕跡後,能剩下多少的堪用面積?
其中又有哪些部份是真正有代表意義的?
沒有末路的結局回頭望向原始真實的純樸,保留而停步會不會比較好?
但,一切也只能順著軌道走下去了……


--

。官方網誌: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tomandwillie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half1207
  • 跟你說~
    演這個湯姆的是我的朋友
    呵呵
    此屋不堪使用是他的畢製
    看完後有種說不出口的惆悵
    :)
  • They did a great job!

    villager 於 2008/09/14 12:1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