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是2008年11月22日。
進入研究所的生涯後,即將五個月。


有一種錯覺,台北的步調快得感受不到歲月的蝕刻,
卻莫名地在靈魂與軀殼上殘留了腳印。
抑或是研究所的生活本該如此,精製再萃鍊,追求最高純度的生存價值。

烈根性們逐漸被扼殺,只有在段落間偶爾露出臉來。


村上春樹在新書《關於跑步》中提到,
放棄的理由可以找到一百萬種,可是堅持下去的理由往往只有幾個。
於是他要不斷放大堅持的理由,撐過無數個撞牆期,仍然堅持下去。

我又歷經了一次撞牆期吧。

現在才知道以往在新竹的生活有多富裕,物質與心靈皆是。
小而溫馨的房間,月租只要一千元,回去卻能感受到友們僘開的溫度。
家教加打工的錢大部份開銷之餘,玩樂可說是游刃有餘。
現在房租生活費學費大幅提升,初來乍到台北沒什麼收入,
硬是咬著牙過著日子,老本差不多用罄。

於是,撞牆期過了。

遭受到的打擊飽滿心靈,一沙一世界。
翻過了一座山頭,接下來會有更多的喜悅罷。


生活就是這樣過。 :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heysprinkle
  • 哇喔
    好獨立的男子!
  • 哇喔
    好花花的女子!

    villager 於 2008/11/26 11:4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