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,工作也滿兩個半月。

該說是適應訊速? 還是惰性使然?
已經學會些摸魚的小撇步。

始料未及轉變來得如此之快,
本以為會是奮力鬥爭揪結後,終得突圍而出。

對於新生活的腳步不顯蹣跚,偶爾還能輕快地跳個兩曲森巴。

去年同時期的我,處於什麼樣的異境呢?
好奇心促使我翻閱斑駁的行事曆,查明事情的真相。

據文字顯示,2010的開頭在沒能幸運看到日出的花蓮度過。

一月那時還有在跑扶輪社的活動(RYLA),另投了海外實習與企業研習的履歷。
然後一如往年說要去採草莓,可豈知從大一說到去年都沒成行。 = =

二月除了考預官外,似乎沒什麼大事。 (情人節亦同……)
看當時的文章,顯然處在一種極盡所能靡爛的狀態。
驗出心臟的毛病後,實驗擱了一陣子,反到是與朋友們吃不少美食,
窩在永和的自我領域內消化累積已久的電影、日劇及影集。

那是個情緒起伏很大的時期。 應該吧。

隨著開學,再度落入無止盡的實驗深淵,墜啊墜啊,怎麼也碰不到地。
習慣了重力加速度後,還能悠哉地翹腳喝杯下午茶。

但心情依舊是灰色的。

參加讀書會賦予每週多少念點書的動力,
讓我想起,除了實驗以外,我還能思考些別的。

兼職事務所的打工,一個禮拜與所長開一次會,負擔倒也還好。

一份打工、兩份家教、五門課、每週一次的讀書會、老闆不斷指派的實驗,
青藍色的燄光閃啊閃啊,卻怎麼也不肯熄滅。

那是一種渴望照亮世界的生命力嗎?
還是只是希冀有人能發現這角落的微光? 

所幸我還有瑜珈。

每週一次的練習,總是能使心情平靜。
像是經母親的羊水洗滌後的新生兒,一樣的純淨。

扯遠了。

參加DCView的活動,逐漸思考攝影之於我的意義。
小小的種子,一直在撞擊堅硬的外殼。
那是一種處於混沌狀態的不明確,就像永遠無法同時得知量子的準確位置與動量一般。

直到好久好久的以後才發芽。

不時參與外籍生接待的活動,感染與思踱文化的差異。

同樣的日子一直到了學期結束才有所改變。
實驗室的大夥確切意識到是要延畢了,反而不再那麼緊張。

又見七月,果肉嚐起來暗藏苦澀的七月,曾經是那樣地甜。

撰寫論文之餘,不忘豐富人生。
瑜珈、拍照、看電影、吃美食、唱歌,以及對即將離去的朋友們告別。 

幫忙提了行李,叫車一同前往機場。
Stacy是個有趣的女孩,歌聲如同想法般輕靈獨特。
很慶幸最後一個學期接待到的是這樣的一個女孩,希望有朝一日看到妳出道。 :)

口試前一天,不怕死地仍在合歡山上曝星軌。
天氣雖冷,但那樣的趣味卻是無法被凍結。
清晰地記得友人逞強的模樣,最終卻吐得滿地穢物。 :P

口試之後,彷彿開展了另一段人生。

8月16號,口試結束後,隔天就跑去唱歌。
意識到距離10月25號,還有將近兩個月才要當兵。
八月下旬,鬼迷心竅般決定要飛往那未知的大陸──歐洲。

匆匆聯絡許多有相關旅遊經驗的友人,友人們也不厭其煩地回答我愚蠢的問題。
途中穿插人生中第一次參加的婚禮──國中摯友小霞的大喜之日。
幾乎是每天都與不同的朋友見面,有時針對同樣的問題,想要聽到不同的回答。

直到9月28號,下午拿到畢業證書,晚上便飛往德國。

 

第一次出國就自助環歐的事,還是另闢數篇遊記來闡述吧。


而當兵與工作的日子呢?

總覺得不該納入慘淡的2010,也是改天再另外描繪罷。



回首往事,真的是趣味盎然。
也難怪老漢愛提當年勇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