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部片背景是在德國納粹欺壓猶太人的那個年代。


非關命運,看到影片中段時,我突然想著這個片名的涵意……
究竟人的一生可謂之命運,而命運是什麼所造成的呢?
卡維的意中人因承受不了佩戴黃色星星而遭人怨恨,哭了。
卡維說了一段話:
「他們不是恨我,也不是恨你。他們是恨猶太人,恨的是整體。」
而她說,她根本不知猶太人是什麼,也不知該引以為驕傲或羞恥。
如同卡維後來承受不了的水泥重量一般,雖不情願能須去接受它。
這就是命運,也無關乎命運。


在前段,因為搭公車被抓走,被困在一起時,卡維又說了一段話。
大意是這樣的:
「只要承認自己的卑微,自己命賤,無論何時都有可能被殺死,
這樣才能苦中作樂。」
呼應著最後一幕,
「歷經過集中營,世上已經沒有什麼能打倒我的。
在未來等著我的,不管是什麼,都是美好的。」


當他回到匈牙利時,人們總是問他集中營可怕之處。
可是他說:「在某些方面,集中營比這個社會更加單純。」
「現在這個時刻,剛好是我在營中最喜歡的時刻──晚餐的時刻。」
他不時想起在營中對他好的人,在營中其實也發生過很多好的事。
下一次有人問起,或是他會主動說出,集中營其實也有好的一面。


在回家之前,卡維順路去了在營中幫他很多忙的那個人的家中。
可是他卻沒有歸來。
很諷刺,擁有最強烈求生意志,最堅強的自尊,最後卻沒有歸來。
反而是受不了命運的抨擊,幾度放棄人格的卡維,回到了家鄉。
但是卡維最後也成長了,因為信守跟父親的承諾,拋棄了安逸之路。


卡維之所以會意志消沉,是因為看到了試圖逃脫營區的人被抓了回來。
被迫背上「我很高興回到這裡」的字來,上吊行刑。
每天夜裡他到行刑台為罹患者禱告,導致後來膝蓋不成人形。


有一點令我疑惑的地方,卡維他們一群人被丟入密閉房間,扒去衣物。
最後一幕是,屋頂的灑水器降下無數的水珠落在一群赤裸的身軀上。
結果下一幕,就被送進舒室的療養室中,並且被告之,只要身體康復,
就可以重返家鄉。
是因為美國人的攻打成效? 還是德國人的良心自覺?
不懂。


還有一幕也令我印象深刻。
列車上的鄉警想從猶太人身上奪取財物不成,便斥責他們。
「你們這群猶太人什麼都想談生意,連這麼嚴肅的事情也是。
一毛錢也不留下,實在是太貪心了!」
「我們都是匈牙利人,是同胞,與其被德國人剝削,不如交給我吧!」


一開始抓他們的鄉警,在一幕,列車經過,眾人停下來等車經過。
有些人趁機逃脫了,鄉警也跟卡維使了眼色要他逃走,可卡維沒有。
如同murmur男一樣,不斷重復著只因為晚了五分鐘而改變命運。
最後他還瘋瘋巔巔,說著U不是「匈牙利」,而是「優良」。
或許這是另一種悲觀中轉化而成的樂觀吧……


總體來講,是部好片。
不過稍嫌沉悶點,吃飽飯後觀看可能會睡著。 XD
好險我今天撐住了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