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將要離開新竹這個又愛又恨的地方了。
隨著由交大畢業,即將畫下暫時的句點。

算一算,待了五年,正是瘋狂青春的五年。
由最初離開家裡管束的興奮,轉至厭倦疲憊無趣,
然後搬出光復校區後漸感這城市可愛的一面……

先談談交大好了,畢竟正是切身相關的學校。

曾經大一輕狂時,穿著藍白拖與紀念衫,
習慣於以這樣的裝扮上課、出門、遊樂……
更甚時還穿著木屐叩嚨叩嚨至市區逛街。
中途間斷地有醒覺過來,直至大一下才體悟
──「隨性不等同於隨便」。
於是收起了藍白拖,紀念衫們留下合適的作內搭,
其餘埋藏在衣櫥偶爾憶起的角落。

現下走在交大校園內,處處仍可見隨性打扮的孩子們,
經過了四處遊覽後,其實覺得這正是交大的美麗之處。

跟交大相處了這麼久,我漸漸對他熟稔起來,
與其它學校不同的是,交大不只是個學校,
更有一種「家」的感覺。

相較於台北的步調,抑或是步行於台大校園內的氛圍,
都不如在交大恣意漫遊般的自在自適。
正因為大家都「住」在校園內,
交大校園更像是「社區」的感覺,
而不單純只是個讀書學習修課的場所。

關於人文藝術這塊,雖然欠缺著相關科系的滋養,
但前校長張俊彥、藝文中心學長姊們、
其它有心在供給養份力量的人們,事實上是不少的。
端看藝文中心、圖書館,幾乎每個禮拜都有免費或是
酌收少許費用的展演活動,同樣的內容搬至繁華的台北,
收取費用與熱門程度將是難以猜想。
說來不知是優點還是缺點,可能是理工的孩子們較多,
相關活動並沒有大量的人潮湧入,但若有心想參與的人們,
很難有機會希望落空,資源多但使用者少,是福還是禍?

暫時跳脫講一下新竹市好了。

憶想每年定期舉辦的金馬影展,在台北要買到票必定費盡苦心,
某年辦了新竹的場次,在影片播放前去便可買到門票。
對於使用者來說是好的,但工作者面對這樣的營收想必是高興不起來吧。


待續…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