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在對你寫信的時候,我才能說出真正的話。

生活中常常有許多假象,在這些假象底下生存,
久而久直,習慣了假象,反而忘了什麼是真實,
透過寫信,才能獲得一個微小的連繫──連往那純真的自己。

(台詞為憑印象自行寫出,應該超多錯 XD )

-----


寫信還是打敗了電話。

頗贊同在劇中的這句話。

雖然透過文字有時似乎不夠誠意,
但若是經過萃煉與思考後的產物,
表達上相信會比脫口而出的話語來得清晰而明確。


在生命中往往有許多缺憾。


政國跟淑芬終究沒有在一起,
雙方卻一直把對方擺在心頭。

或許是因為沒有在一起,才能如此的完美。
真的相處了,現實比什麼都還殘忍。


一切從孩堤時代說起,
簡單的長椅上,兩個人遠遠地坐在兩端,
望著前方說著自己的故事,
時不時地回應對方的話語。

放蕩不羈的淑芬勇於追求自我,
有著在無底洞旁跳舞的勇氣,
只是最後不幸地,落入谷底。

只有在面對政國時,才會收起針刺,
處處為對方設想,即便是苦了自己。

一段未能成全的愛情,直到生死分離。

直到獨自對著墓碑寫信,
愛哭芬再也喚不出一句瘦皮猴。

「懂」了之後呢?
再也不能不懂了。

於是雙方相視而笑。

千萬封的信,織起白色的聖誕樹,
透過舞台的燈光,

灑落在滿地。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llager 的頭像
villager

彈跳人生

vill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